blog

没有更好的激励措施,澳大利亚人不会购买电动车

<p>电动汽车显然不可避免的崛起促使澳大利亚最高联邦基础设施顾问警告汽油消费税收入下降</p><p>昨天的一次演讲中,澳大利亚基础设施公司首席执行官菲利普戴维斯强调了“规划政策”需要“预期快速采用电动汽车”</p><p>但现实情况是,除非联邦政策发生变化,否则澳大利亚极不可能增加其在电动汽车中所占的很小份额</p><p>国际上的例子表明,除了担心替代税之外,还需要补贴和激励措施才能使一个国家转向低排放汽车</p><p>阅读更多:澳大利亚汽车效率停滞不前为了一个“快速吸收”的真实例子,我们可以看看挪威</p><p> 2017年超过50%的消费者选择购买电动汽车,而2016年为40%</p><p>我们知道,如果消费者的成本远高于传统汽车,他们不愿购买电动汽车</p><p>挪威对内燃机车征收高印花税,并免除电池电动车的印花税和25%的高附加值税</p><p>插电式混合动力电动车具有较低的印花税率</p><p>这种财政激励措施足以抵消电动和燃烧车辆之间的价格差异</p><p>但仅靠财政激励还不够</p><p>挪威还提供免除公路收费,免费汽车渡轮旅行,免费充电站点,免费停车场和公交车道通道的全部豁免</p><p>实际上,挪威的消费者最好选择电池电动汽车</p><p>这些激励措施对于消除价格障碍和影响需求至关重要,将挪威2017年的电动汽车总量提高到123,200</p><p>预计到2030年,北欧各州将有多达400万辆电动汽车上路</p><p>到2030年,挪威和瑞典将占增长的80%</p><p>如果澳大利亚希望到2025年达到估计的230,000辆电动汽车(到2030年超过100万辆),我们显然需要采取额外的联邦政策措施</p><p>阅读更多:可持续购物:使用合适的工具,您可以找到环保汽车根据澳大利亚的调查,一半的消费者准备购买电动汽车,但他们担心的是价格,范围和基础设施</p><p>虽然州和地区政府正在支持基础设施并制定政策来减少印花税和零排放和低排放车辆的登记,但还需要更多</p><p>联邦政府的政策没有解决销售的主要障碍:电动汽车相对于等效燃烧汽车的高价格贴纸,以及汽油节省需要很长时间来“偿还”价格差异</p><p>例如,混合型三菱欧蓝德(Mitsubishi Outlander)每公里仅排放41克二氧化碳,在制造商价格指南中列出为55,490澳元</p><p>汽油燃料模型每公里排放211克二氧化碳,售价41,000澳元</p><p>有多少人会为低排放汽车额外支付14,490澳元,并提供几乎相同的替代品</p><p>这对于具有最长行驶里程的低端电池电动车和PHEV尤其重要,因为对于像Tesla Model S这样的高端电池电动车的用户而言,激励措施似乎并不那么重要</p><p>没有大幅降低购买价格 - 通过政策像豪华车税一样的税收改革以及其他激励措施 - 澳大利亚实际上不太可能“迅速”采用电动汽车</p><p>低消费需求将阻碍汽车制造商在澳大利亚增加电动或混合动力选择的供应,从而形成恶性循环</p><p>了解更多:澳大利亚能否成为高排放车辆的倾销场</p><p>澳大利亚研究所2017年12月的排放审计发现,在过去两年中,公路运输燃料的排放量增长率是GDP的两倍</p><p>这实际上抵消了任何下降的发电排放</p><p>坦率地说,如果澳大利亚不参与全球向低排放车辆的过渡,我们有可能无法履行2015年巴黎协议承诺,到2030年将排放量减少26-28%,

查看所有